寺警|新西廂記 卷二 第二章 第五節

惠明說:

「此事是十分緊急的,還望大人盡速趕到。」

於是杜確傳令:

「大小三軍,聽我號令;就點中權五千人馬,星夜起發,直指河中府普救寺,救我兄弟,去走一遭。」

眾軍應:

「得令!」

三軍僕僕地往普救寺而去。

遠遠地望到塵揚的大軍,獲知那是白馬將軍的麾下,孫軍大驚失色,孫飛虎率先舉旗投降。

「白馬爺爺來了,怎麼了?怎麼了?我們都下馬缷甲,投戈跪倒,悉憑爺爺發落也!」

杜將軍率麾下上,看見降兵:

「你們做甚麼都下馬缷甲,投戈跪倒?你指望我饒你們嗎?也罷,止將孫飛虎一人砍首號令,其餘不願的,都歸農去,願從軍的,開報花名,我會與你安插。」

這時,崔夫人來法堂見到法本,恰值張生也來到,法本說:

「下書已有二日,怎麼還沒有動靜?」

張生說:

「你們看那寺外是暴聲如雷,想是我哥哥來到。」

沒多久,那杜確也來到堂上,久別相逢,兄弟相擁,張生說:

「自別台顏,久失聽教,今日相見,如在夢中。」

杜確說:

「正聞行旌,近在鄰近,不及過節,萬乞恕罪。 」

於是,由張生介紹,杜確與崔夫人相拜,夫人說:

「孤寡窮途,自分必死,今日之命,實蒙再造。」

杜確說:

「狂賊跳梁,有失防禦,致累受驚,敢辭萬死。請問賢弟,因甚不到我處?」

張生說:

「小弟賤恙偶作,所以失謁。今日便應隨仁兄去,卻又為夫人昨日許以愛女相配,不敢仰勞仁兄作媒。小弟意思,成過大禮,彌月後便叩謝。」

杜確雙手合十跟崔夫人說:

「恭喜賀喜,老夫人,下官自當作伐。」

    夫人說:

    「此事老身尚有處份,現下恭請將軍留寺上宴。」

杜確說:

「謝謝啦,適間投誠五千人,下官尚須料理,異日卻來拜賀。」

張生說:

「不敢久留仁兄,俾免妨礙公務。」

於是,杜確上馬率麾下離去。

「馬離普救敲金鐙,人望蒲關唱凱歌。」

夫人跟張生說:

「先生大恩,不可忘也。從今先生休在寺裡下,便移來家下書院內安歇。明日略備草酌,著紅娘來請,先生是務必前來。」

張生告別法本,法本說:

「先生得閒,仍舊請來老僧方丈裡攀話。」

張生說:

「小生立即收拾行李,去書院裡去也。

正是「無端豪客傳烽火,巧為襄王送雨雲。」「孫飛虎,小生實在是感謝你啦。」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Advertisements

寺警|新西廂記 卷二 第二章 第四節

「遠的,破一步將鐵棒颩。近的,順著手把戒刀釤。小的,提起來將腳尖撞。大的,扳過來把骷髏砍。」

張生說:

「那我現在就把書信給你,你什麼時候前去?」

惠明說:

「我從來駁駁劣劣,也不曾忐忐忑忑,打熬成不厭,天生是敢。我從來斬釘截鐵常居一,不學那惹草拈花沒掂三,就死也無憾。便提刀仗劍,誰勒馬停驂?」

惠明收下書信,說:

「小僧現在就去也!」

「你助威神,擂三通鼓,仗佛力,吶一聲喊,繡幡開,遙見英雄俺。你看那半萬賊兵先嚇破膽。」

惠明離寺後,張生跟崔夫人說:

「老夫人吩咐小姐放心,此書一到,雄兵即來,鯉魚連夜飛馳去,白馬從天降下來。」

另一邊,蒲關守將杜確,領兵卒上帳,自語:

「咱家姓杜,名確,字君實,本貫西洛人也。幼與張君瑞同學儒業,後棄文就武。當年武狀元及第,官拜征西大將軍,正授管軍元帥,統領十萬之眾,鎮守蒲關。有人自河中府來,探知君瑞兄弟在普救寺中,不來看我,不知甚意。近日丁文雅失政,縱軍孫飛虎劫掠人民,即當興師剪而朝食,奈虛實未的,不敢造次。好。昨又差探子去了。好。今日升帳,看有甚軍情來報者。 」

打開轅門,坐下。

那惠明和尚,怱怱地來到蒲關,準備從轅門衝進去,但被兵丁捉住,上報。

杜確說:

「把他給我押上來。」

惠明被兵丁押進帳,杜確說:

「你這個和尚,是從那裡來的,做奷細嗎?」

惠明答說:

「俺不是奸細,俺是普救寺僧人。今有孫飛虎作亂,將半萬賊兵圍住寺門,欲劫故臣崔相國女為妻。有遊客張君瑞奉書使俺遞至麾下,望大人速解倒懸之危。」

杜確立即交待手下說:

「左右的,放了這和尚。張君瑞是我兄弟,快將他的書遞上來。」

惠明叩頭把書信遞上,杜確念:

「同學小弟,張珙頓首再拜,奉書君實仁兄大人大元帥麾下:自違國表,寒暄再隔,風雨之夕,念不能忘。辭家赴京,便道河中,即擬覲謁,以敘間闊。路塗疲頓,忽遘採薪,昨已粗愈,不為憂也。輕裝小頓,乃在蕭寺,几席之下,忽值弄兵。故臣崔公,身後多累,持喪聞戒,暫僦安居。何期暴客,見其粲者,擁眾五千,將逞無禮。誰無弱息,遽見狼狽,不勝憤懣,便當甘心。自恨生平,手無縛雞,區區微命,真反不計。伏惟仁兄,仰受節銊,專制一方,咄叱所臨,風雲變色。夙承古人,方叔召虎,信如仁兄,實乃不愧。今弟危逼,不及轉燭,仰望垂手,非可言喻。萬祈招搖,前指河中,譬如疾雷,朝發夕到。使我涸鮒,不恨西江。崔公九原,亦當啣結。伏乞台照,不宣。張珙再頓首拜。二月十六日書。」

讀完此書信,杜確說:

「和尚,你就先回去,我立即傳令,星夜趕到,說不定你返回寺時,我已經捉到那賊子了。」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.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