寺警|新西廂記 卷二 第二章 第三節

「諸僧伴,各逃生,眾家眷,誰偢問。他不相識橫枝兒著緊,非是他書生明甚姻親,可憐咱命在逡巡,濟不濟,權將這秀才來,他真有出師的表文,下燕的書信,只他這筆尖兒敢橫掃五千人?」

鶯鶯帶引紅娘離法堂回宅院。

不久後,法本來到寺門前向賊軍喊話:

「請將軍打話。」

孫飛虎走出營門,後面跟著兵卒,說:

「快把鶯鶯送過來!」

法本大聲地說:

「將軍息怒,有夫人鈞命,使老僧來說,如上。」

孫飛虎說:

「既然如此,就限你三日,若不送來,寺門破日,就讓你們個個皆死,一個不存,你去跟夫人明講,我是個性好的女婿,講話算數。」

說完,就返身入營不久之後退兵咫尺。法本說:

「賊兵暫退,先生從速修書。」

張生說:

「書已修好,只是須有一人送去。」

法本說:

「俺這廚房之下,有一個徒弟,喚做惠明,最喜喫酒廝打,若派他去,他必不肯,但若用言激之,他卻偏要去,只有他有膽前去。」

於是,張生叫曰:

「我有文書送給白馬將軍,只是除了,廚房的惠明以外,誰敢前去?」

惠明走了上來說:

「這事,惠明要去,一定要去!」

惠明唱:

「不念法華經,不禮梁皇懺。颩了僧帽,袒下了偏衫,殺人心斗起英雄膽,我便將烏龍尾鋼椽揝。」

「非是我纔,不是我攬,知道他怎生喚做打參?大踏步只曉得殺入虎窟龍潭。非是我貪,不是我敢,不是我敢,這些時喫菜饅頭委實口淡。五千人也不索灸煿煎燂,腔子裡熱血權消渴,肺腑內生心先解饞,有甚腌臢?」

張生說:

「你是出家人,怎麼不去誦經持咒,與眾師兄弟隨堂修行,卻要與我送書?」

惠明說:

「我經怕談,禪懶參,戒刀新蘸,無半星兒土漬塵淹。別的女不女,男不男,大白畫把房門胡掩,那裡管焚燒了七寶伽藍。你真有箇善文能武人千里,要下這濟困扶危書一緘,我便有勇無慚。」

張生說:

「你獨自去,還是須要有人陪去?」

惠明說:

「著幾箇小沙彌,把幢旛寶蓋擎,病行者,將麵杖火叉。你自立定腳把眾僧安,我撞釘子將賊兵探。」

張生說:

「惠明呀,我張解元不想要你去,你真得是敢去還是不敢去?」

惠明說:

「你休問小僧敢去也那不敢,我要問大師真箇用昝也不用昝?你道飛虎聲名賽虎般,那廝能淫欲,會貪婪,誠何以堪!」

張生說:

「若他們不放你過去,要怎麼辦?」

「我矁一矁古都都翻海波,喊一喊廝琅琅振山巖。腳踏得赤力力地軸搖,手攀得忽剌剌天關撼。 」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Advertisements

寺警|新西廂記 卷二 第二章 第二節

「風聞,胡云,道我眉黛青顰,蓮臉生春,傾國傾城,西子太真。把三百僧人,他半萬賊軍,半霎兒便待翦草除根。那廝於家於國無忠信,恣情的擄掠人民。他將這天宮般蓋造誰偢問,便做出諸葛孔明博望燒屯。」

夫人以帶有緊張煩惱的語氣說:

「老身年屆五旬,死不為夭,只是孩兒年紀青青尚未嫁人,若罹此難,為之奈何?」

鶯鶯說:

「母親不要愁煩,依女兒看,只要將我獻與賊漢,當可免掉一家性命。 」

夫人哭著說:

「俺家無犯罪之男,再婚之女,怎捨得把妳獻與賊漢豈不辱沒了俺家譜?」

鶯鶯說:

「母親休得痛惜女兒,還是獻給賊人,其便有五:

「第一來免摧殘國太君;第二來免堂殿作灰塵;第三來諸僧無事得安存;第四來先公的靈柩穩;第五來歡郎雖是未成人,算崔家後代兒孫。」

「若鶯鶯惜已身,不行從亂軍,伽藍火內焚,諸僧血污痕,先靈為細塵,可憐愛弟親,痛哉慈母恩,果然辱沒家門,俺不如白鍊套頭,尋個自盡,將屍襯獻賊人,你們得遠害全身。」

法本說:

「依老僧看,咱們同到法堂之上,同兩廊僧俗,商量個良策。」

夫人說:

「我的孩兒呀,母親有一句話,本來是捨不得妳,但是情勢緊急,實在是出於無奈,如今二廊下僧俗,不論個人,但能退得賊兵的,倒陪嫁妝,便把妳送與為妻,雖然不會門當戶對,還強如陷於賊人。」

夫人接著哭向法本說:

「尚請長老在法堂上敘述上語給眾人聽。」

法本說:

「此事可以商量。」

鶯鶯噤泣地說:

「母親妳都為了鶯鶯身分,妳對人一言難盡,妳更莫惜鶯鶯這一身,不揀何人,建立功勳,殺退賊軍,掃蕩煙塵,倒陪家門,願與英雄結婚姻,為秦晉。」

這時眾人同聚法堂,法本宣佈了夫人之語,張生在下鼓掌說:

「我有退賊之計,何不問我?」

法本跟夫人說:

「稟夫人,這位就是前十五日附齋的敝親。」

夫人問:

「你有什麼良策?」

張生說:

「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若賞罰分明,其計必成。」

夫人說:

「將才與長老說下,但有退得賊兵的,便將小女嫁之為妻。」

張生說:

「既然是如此,小生有計,但首先用得著長老。」

法本微搖著頭,說:

「老僧不會廝殺,請先生別換一人。」

張生說:

「別慌,不是要你廝殺,麻煩長老出去跟賊頭說,夫人鈞命!小姐孝服在身,將軍要做女婿呀,請先按甲束兵退一箭之地,等三日后功德圓滿,拜別相國靈柩,改穿禮服,然後方好送與將軍,再告訴他說,一來孝服在身不便,二來雙方衝突起來於軍不利。」

法本說:

「那三日後該怎麼辦呢?」

張生說:

「小生有一故人,姓杜名確,號為白馬將軍,現統十萬大軍,鎮守蒲關,小生與他是八拜之交,我修書去,必來救我。」

法本說:

「果然白馬將軍肯來,那一百個孫飛虎都不是對手,夫人大可放心了。」

夫人說:

「如此多謝先生,紅娘,妳就扶持小姐回宅院去吧。」

鶯鶯悄悄地跟紅娘說:

「這可真是難為他了。」

 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.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