酬韻 |新西廂記 卷一 第一章 第三節 (上)

話說,紅娘離開了方丈室,就從速返回庭院裡的大廳與鶯鶯相見,崔鶯鶯問:

「法本告訴妳幾時做會,有告知夫人嗎?」

紅娘答:

「秉小姐,剛才已回夫人了,正待回小姐的話,是二月十五,什麼佛的供日,請夫人小姐拈香。」

接著,紅娘笑著說:

「跟小姐說一件好笑的事,那一天咱倆在庭院前瞥見的秀才,今天也在方丈室裡坐,他先溜出去在門外等我,看到我來,深深地喝喏道「小娘子莫非是鶯鶯小姐的侍妾紅娘麼?」又道「小生姓張名珙,字君瑞,本籍西洛人氏,年方二十三歲,正月十七日子時建生,並不曾娶妻。」

崔鶯鶯說:

「誰曾叫妳去問這些?」

紅娘接著說:

「是他主動跟我說的,後來他還呼著小姐的名字說:常出來麼?被我一陣子搶白奚落。」

崔鶯鶯說:

「妳不奚落他也罷。」

紅娘說:

「小姐,我可不清楚他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啦,人間有這種呆瓜,我能不搶白他嗎?」

崔鶯鶯說:

「此事,妳有沒有告知夫人?」

紅娘說:

「這等事豈會告訴夫人?」

崔鶯鶯說:

「咱倆就到花園去燒香,妳去安排香案。」

正是「無端春色關心事,間倚熏籠待月華」

於是,倆人相偕去花園裡燒香去了。

另一邊,張君瑞已從速搬到寺之西廂,詢之和尚,知道那鶯鶯小姐每晚都會到花園去燒香。

而恰好花園就在西廂的隔牆,張生尋思「我就先到太湖石畔牆角兒去等她出來,以便飽看一回,卻不是妙,且喜夜深人靜,風清月朗,真是好天候呀!」

正是「間尋方丈高僧坐,悶對西廂皓月吟」。

張生在朗月之下自唱:

「玉宇無塵,銀河瀉影,月色橫空,花陰滿庭。羅袂生寒,芳心自警。」

「側著耳朵兒聽,躡著腳步兒行,悄悄冥冥,潛潛等等,等我那齊齊整整,嬝嬝婷婷,姐姐鶯鶯。」

「一更之後,萬籟無聲。我便直至鶯庭,到迴廊下,沒揣的見妳那可憎,定要我緊緊摟定,問妳個會少離多,有影無形。」

此時,鶯鶯,紅娘來到角門,鶯鶯說:

「紅娘,開了角門」

此時,那張生已匿聲地來到花園牆邊,從牆的隙縫中望去:

「料想春嬌厭拘束,等閒飛出廣寒宮。體露半襟。長袖以無言,垂湘裙而不動。似湘陵妃子,斜偎舜廟朱扉;如洛水神人,欲入陳王麗賦。是好女子也呵!」

吟曰:

「遮遮掩掩穿芳徑,料應她小腳兒難行,行進前來百媚生,兀的不引了人魂靈。」

來到香案前,鶯鶯說:

「把香遞過來。」

倚在牆角的張生尋思:

「我且聽聽小姐祝告什麼。」

鶯鶯持香祝禱:

「此一炷香,願亡過父親,早升天界。」

祝告完,把一柱香插進爐裡,再祝:

「此一炷香,願中堂老母,長命百歲。」

把第二炷香插進香爐,再禱:

「此一炷香……」

持香久久無語,紅娘問:

「小姐怎麼每夜祝禱到此就都停下來了?現在,由紅娘代為祝告,咱願配得姐夫,冠世才學,狀元及第,性格溫柔體貼,與小姐百年好合。」… 繼續閱讀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

Blog at WordPress.com.

Up ↑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