寺警|新西廂記 卷二 第二章 第一節

 

第 二 章

「張君瑞破賊計,莽和尚殺人心,

小紅娘晝請客,崔鶯鶯夜聽琴。」

 

第一節  寺警

卻說,鎮守河橋,領兵五千的孫飛虎,前日在普救寺法會中探知,做法會追薦父親相國崔珏的崔鶯鶯長得是眉黛青顰,蓮臉生春,有傾國傾城之貌,西子太真之容,現在河中府普救市停喪借居。

即日號令三軍:「人盡唧枚,馬皆勒口,連日夜進兵河中府,擄掠鶯鶯為妻,是為平生願足。」

在孫飛虎率領之下,五千大軍搖旗吶喊地來到,把普救寺團團圍住,猶如鐵桶一般,聲言要擄崔鶯鶯為押寨夫人。

主持法本驚懼,不敢怠慢,從速到後院告知崔夫人,並告知孫飛虎的意圖。

夫人見到法本,慌張地說:

「如此怎生是好,長老,俺便同到小姐房前商議去。」

那一廂,同在閨房裡的鶯鶯和紅娘,鶯鶯說:

「前日在道場,親見張生,神魂蕩漾,茶飯少進,況值暮春天氣,好不令人感傷。」

「懨懨瘦損,早是多愁,那更殘春。羅衣寬褪,能消幾箇黃昏?我只是風裊香煙不捲簾,雨打梨花深閉門。莫去倚闌干,極目行雲。況是落紅成陣,風飄萬點正愁人。昨夜池塘夢曉,今朝闌檻辭春。蝶粉乍沾飛絮雪,燕泥已盡落花塵。擊春情短柳絲長。隔花人遠天涯近。有幾多六朝金粉,三楚精神。」

站立在旁的紅娘,見此情景,說:

「小姐情思不快,我將這被兒熏得香香地,讓您再好好地睡睡。」

「翠被生寒壓繡裀,休將蘭麝熏,便將蘭麝熏盡,我不解自溫存。分明錦囊佳句來勾引,為何玉堂人物難親近。這些時坐又不安,立又不穩,登臨又不快,閒行又困。鎮日價情思睡昏昏。我依你搭伏定,鮫綃枕頭兒上盹。我但出閨門,你是影兒似不離身。」

「不但字兒真,不但句兒勻,我兩首新詩,便是一合迴文。誰做針兒將線引,向東牆通箇殷勤?」

「風流客,蘊藉人,相你臉兒清秀身兒韻,一定性兒溫克情兒定,不由人不口兒作念心兒印。我便知你一天星斗煥文章,誰可憐你十年窗下無人問。」

話說,鶯鶯似夢似朧地想到張生,突然之間,聽到敲門聲,紅娘走去應門,看見夫人偕法本站在門外,鶯鶯也醒了,見到了母親,臉色有點兒驚白,夫人說:

「我的孩兒,妳可知道麼,如今孫飛虎領半萬賊兵,圍住寺門,喊說妳眉黛青顰,蓮臉生春,有傾國傾城之貌,要擄妳去做壓寨夫人,這可怎生是好?!」

陡然之間,聽到此一訊息,不禁地:

「我魂離殼,這禍滅身,袖稍兒搵不住啼痕。一時去住無因,進退無門,教我那堝兒人急偎親。孤孀母子無投奔,赤緊的先亡了我的有福之人。」

這時候,耳邊聽到那寺外金鼓連天震,征雲冉冉,土雨紛紛。… 待續

 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Advertisements

法會|新西廂記 卷一 第一章 第四節

今天是二月十五日,和尚告知張生前往佛堂拈香。

張生邊走邊吟:

「雲清雨濕天花亂,海湧風翻貝葉輕。」

二月十五日是釋迦牟尼佛入大湼盤之日,純陀長者與文殊菩薩,修齋供佛,法本引眾僧來到法場,不久,開始大動法器,宣諸:

「善男信女今日做好事,必會獲大福利。」

正是「法鼓金鐃,二月春雷嚮殿角,鐘聲佛號,半天風雨灑松梢,侯門不許老僧敲,紗窗也無紅娘報,見她時要看個飽。」

張生此時來到法場,拜見法本,法本說:

「你就先來拈香,等一下子崔夫人到,我就告訴她說,你是老僧的親人。」

「惟願存在的人間壽高,亡過的天上逍遙,我真正為先靈禮三寶。再焚香暗中禱告:只願紅娘休劣,夫人休覺,犬兒休。佛囉,成就了幽期密約!」

隨後,夫人偕鶯鶯,紅娘來到法場,這次是大白天裡存細地看到鶯鶯,不禁地更加神移。

「你看檀口點櫻桃,粉鼻倚瓊瑤。淡白梨花面,輕盈楊柳腰。妖嬈,滿面兒堆著俏;苗條,一團兒衠是嬌。」

那法本在堂上見到了崔夫人,雙手合十地說:

「秉告夫人,僧有一親人,是上京秀才,父母亡後,無可相報,央老僧帶一分齋,就一時應允了,希望不要見責。」

夫人說:

「追薦父母,應是孝道,有什麼見責的,請帶他來見我。」

於是,張生在堂上拜見崔夫人。就近再把鶯鶯存細地瞧。

「著小生心癢難撓。哭聲兒似鶯囀喬林,淚珠兒似露滴花梢。大師難學,把個慈悲臉兒朦著。點燭的頭陀可惱,燒香的行者堪焦。燭影紅搖,香靄雲飄,貪看鶯鶯,燭滅香消。」

接著,法本開始讀祝告文,燒紙錢,燒畢說:

「天亮了,就請夫人、小姐回宅。」

夫人,鶯鶯離堂而去,張生自語:

「再做一日法會也好,到那時再打發我。」

「勞攘了一宵,月兒早沉,鐘兒早響,雞兒早叫。玉人兒歸去得疾,好事兒收拾得早。道場散了,酪子裡各回家,葫蘆提已到曉。」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酬韻 |新西廂記 卷一 第一章 第三節 (下)

鶯鶯持香拜祝:

「心間無限傷心事,盡在深深一拜中。」

拜畢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
躲在牆角暗處的張生也暗歎:

「小姐,妳心中如何有此倚欄長歎也!」

「夜深香靄散空庭,簾幕東風靜。拜罷也,斜將曲欄憑,長吁了兩三聲。剔團欒明月如圓鏡,又不見輕雲薄,都只是香煙人氣兩般兒氤氳得不分明。」

張生尋思:

「存細想來,小姐必有所感,我雖不及司馬相如,妳莫非倒是一位文君,小生且高吟一絕,看她如何反映。」

「月色溶溶夜,花陰寂寂春。如何臨皓魄,不見月中人?」

鶯鶯吃驚地說:

「有人在牆角吟詩。」

紅娘說:

「這聲音就像是那二十三歲未曾娶妻的傻旦。」

鶯鶯說:

「好清新的詩,紅娘,我來和韻一首。」

紅娘說:

「小姐和韻一首,紅娘聽著。」

鶯鶯吟:

「蘭閨深寂寞,無計度芳春。料得高吟者,應憐長歎人。」

張生驚喜地說:

「真是合應地快呀,才女,才女。」

「早是那臉兒上撲堆著可憎,更堪那心兒裡埋沒著聰明。她把我新詩和得太應聲,一字字,訴衷情,堪聽。語句又輕,音律又清,妳小名兒真不枉喚鶯鶯。」

「妳若共小生廝覷定,隔牆兒酬和到天明,便是惺惺惜惺惺。」

張生想:

「我現在就撞過去,看她怎麼應?」

「我押起羅衫欲行,她可陪著笑臉相迎?不做美的紅娘莫淺情,妳便道謹依來命。」

不想,聽到一響重重的角門聲,原來是二人將門關起來了,紅娘說:

「小姐,我們儘快離去,以免夫人責怪。」

「碧澄澄蒼苔露冷,明皎皎卷篩月影。白日相思枉耽病,今夜我去把相思投正。 」

獲知雙文已離去,張生失望落寞地返回西廂。

「恰尋歸路,佇立空庭。竹梢風擺,斗柄雲橫。呀,今夜淒涼有四星,他不人待怎生!何須眉眼傳情,你不言我已省。」

躺在床上撤夜縈思,不知睡魔何時來光顧呀!

「碧熒熒是短檠燈,冷清清是舊圍屏。燈兒是不明,夢兒是不成。淅冷冷是風透疏櫺,太楞楞是紙條兒鳴。枕頭是孤另,被窩是寂靜。便是鐵石人不動情。」

想著,想著,漸漸地進入了夢鄉,夢鄉、夢到鶯鶯,在雲霧中。

「有一日柳遮花映,霧幛雲屏,夜闌人靜,海誓山盟,風流嘉慶,錦片前程,美滿恩情,咱兩個畫堂春自生。」

口角現出了一絲微笑。

 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酬韻 |新西廂記 卷一 第一章 第三節 (上)

話說,紅娘離開了方丈室,就從速返回庭院裡的大廳與鶯鶯相見,崔鶯鶯問:

「法本告訴妳幾時做會,有告知夫人嗎?」

紅娘答:

「秉小姐,剛才已回夫人了,正待回小姐的話,是二月十五,什麼佛的供日,請夫人小姐拈香。」

接著,紅娘笑著說:

「跟小姐說一件好笑的事,那一天咱倆在庭院前瞥見的秀才,今天也在方丈室裡坐,他先溜出去在門外等我,看到我來,深深地喝喏道「小娘子莫非是鶯鶯小姐的侍妾紅娘麼?」又道「小生姓張名珙,字君瑞,本籍西洛人氏,年方二十三歲,正月十七日子時建生,並不曾娶妻。」

崔鶯鶯說:

「誰曾叫妳去問這些?」

紅娘接著說:

「是他主動跟我說的,後來他還呼著小姐的名字說:常出來麼?被我一陣子搶白奚落。」

崔鶯鶯說:

「妳不奚落他也罷。」

紅娘說:

「小姐,我可不清楚他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啦,人間有這種呆瓜,我能不搶白他嗎?」

崔鶯鶯說:

「此事,妳有沒有告知夫人?」

紅娘說:

「這等事豈會告訴夫人?」

崔鶯鶯說:

「咱倆就到花園去燒香,妳去安排香案。」

正是「無端春色關心事,間倚熏籠待月華」

於是,倆人相偕去花園裡燒香去了。

另一邊,張君瑞已從速搬到寺之西廂,詢之和尚,知道那鶯鶯小姐每晚都會到花園去燒香。

而恰好花園就在西廂的隔牆,張生尋思「我就先到太湖石畔牆角兒去等她出來,以便飽看一回,卻不是妙,且喜夜深人靜,風清月朗,真是好天候呀!」

正是「間尋方丈高僧坐,悶對西廂皓月吟」。

張生在朗月之下自唱:

「玉宇無塵,銀河瀉影,月色橫空,花陰滿庭。羅袂生寒,芳心自警。」

「側著耳朵兒聽,躡著腳步兒行,悄悄冥冥,潛潛等等,等我那齊齊整整,嬝嬝婷婷,姐姐鶯鶯。」

「一更之後,萬籟無聲。我便直至鶯庭,到迴廊下,沒揣的見妳那可憎,定要我緊緊摟定,問妳個會少離多,有影無形。」

此時,鶯鶯,紅娘來到角門,鶯鶯說:

「紅娘,開了角門」

此時,那張生已匿聲地來到花園牆邊,從牆的隙縫中望去:

「料想春嬌厭拘束,等閒飛出廣寒宮。體露半襟。長袖以無言,垂湘裙而不動。似湘陵妃子,斜偎舜廟朱扉;如洛水神人,欲入陳王麗賦。是好女子也呵!」

吟曰:

「遮遮掩掩穿芳徑,料應她小腳兒難行,行進前來百媚生,兀的不引了人魂靈。」

來到香案前,鶯鶯說:

「把香遞過來。」

倚在牆角的張生尋思:

「我且聽聽小姐祝告什麼。」

鶯鶯持香祝禱:

「此一炷香,願亡過父親,早升天界。」

祝告完,把一柱香插進爐裡,再祝:

「此一炷香,願中堂老母,長命百歲。」

把第二炷香插進香爐,再禱:

「此一炷香……」

持香久久無語,紅娘問:

「小姐怎麼每夜祝禱到此就都停下來了?現在,由紅娘代為祝告,咱願配得姐夫,冠世才學,狀元及第,性格溫柔體貼,與小姐百年好合。」… 繼續閱讀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.

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