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廂 |新西廂記 卷一 第一章 第二節 (下)

 法本說:

    「這是崔相國小姐的孝心,給她過世的父親追薦做好事,一點真誠,不遣他人,特遣自己貼身的紅娘,來問日期。」

    轉頭面對紅娘說:

    「這齋供道場都已完備,十五日是佛受供日,請老夫人小姐拈香。」

    聽完,張生流著眼淚說:

    「哀哀父母,生我劬勞,欲報深恩,昊天罔極,小姐是一女子,尚思報本,望和尚慈悲,小生亦備錢五千,也要帶得一份兒齋,追薦我父母,以盡人子之心,想即使老夫人知悉,應也不妨,法聰,與先生帶一份齋者。」

    張生私下問法聰:

    「那崔小姐是一定會來麼?」

    法聰說:

    「那是她父親的大事,豈會不來?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那麼這五千錢是使得地。」

    「人間天上,看鶯鶯強如做道場,軟玉溫香,休言偎傍,若能殼湯她一湯,早與人消災障。」

    法本說:

    「現在大家都到方丈室去喫茶。」

張生說:

「小生要先去如廁。」

說完就閃到方丈室外去等候紅娘出來。

果不然地,那紅娘怕崔夫人久等,就跟法本拜辭說:

「我不喫茶了,恐老夫人怪遲,就回話去了。」

說完離去,來到門外,張生迎揖說:

「小娘子拜揖。」

紅娘說:

「先生萬福。」

張生說:

「小娘子莫非是鶯鶯小姐的侍妾紅娘麼?」

紅娘答:

「我就是,何勞動問?」

張生說:

「我有些話想說,可以說麼?」

紅娘說:

「但說不妨,只是言出如箭不可亂發,一入人耳,有力難拔。

張生說:

「小生姓張名珙,字君瑞,本籍西洛人氏,年方二十三歲,正月十七日子時建生,不曾娶妻。」

紅娘微搖著頭說:

「我又不是算命先生,要你的生年月日時有什麼用?」

張生說:

「請問紅娘,小姐常出來麼?」

紅娘有點兒生氣地說:

「她出不出來又怎樣?先生是讀書人,應該知道:非禮勿言,非禮勿動,我家老夫人治家嚴謹,凛若冰霜,即使是三尺童子,非奉呼喚,不敢隨便進入中堂,我家素與先生無有瓜葛,怎可問此,今日幸虧是遇到妾身,尚可寬恕,若夫人知悉,豈便干休?!今后當問的才問,不當問的休得胡鬧!」

說完,掉頭就走。

目視紅娘離去,張生呆立良久,嘆說:

「這相思可真要害殺我了呀。」

自嘆:

「聽說罷,心懷悒怏,把一天愁都撮在眉尖上。說夫人節操凜冰霜,不召呼,不可輒入中堂。自思量,假如你心中畏懼老母威嚴,你不合臨去也回頭望。」

親眼目睹那紅娘的強硬,念念有詞:

「紅娘,妳自年紀小,性氣剛。張郎倘去相偎徬,他遭逢一見何郎粉,我邂逅偷將韓壽香。風流況,成就我溫存嬌婿,管甚麼拘束親娘。」

「紅娘,妳太慮過,空算長。郎才女貌年相仿,定要到眉兒淺淡思張敞,春色飄零憶阮郎。非誇獎,他正德言工貌,小生正恭儉溫良」。

「紅娘,她眉兒是淺淺描,她臉兒是淡淡粧,她粉香膩玉搓咽項。下邊是翠裙鴛繡金蓮小,上邊是紅袖鸞銷玉長。不想呵,其實強,妳也掉下半天風韻,我也去萬種思量。」

張生意識低沉地轉身回到方丈室,見到法本,說:

「小生敢問長老,房舍的事如何?」

法本說:

「塔院西廂有一間房,甚是清雅,正可安下先生,早晚等你到來。」

張生說:

「小生就回店中,搬行李過來。」

法本先行離去,張生自言自語:

「搬則搬來,但是怎麼捱這淒涼呀!」

自忖:

「紅娘,我院宇深,枕涼,一燈孤影搖書幌。縱然酬得今生志,著甚支吾此夜長!睡不著,如翻掌,少呵有一萬聲長吁短歎,五千遍搗枕搥床。」

「嬌羞花解語,溫柔玉有香。乍相逢,記不真嬌模樣。儘無眠,手抵著牙兒慢慢地想。」… 繼續閱讀

 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Advertisements

  借廂 |新西廂記 卷一 第一章 第二節 (上)

話說,出門吃齋做法會的住持法本,今日返回寺院,見到法聰,問:

    「夜來老僧赴個村齋,不知有何人來探望?」

    法聰回答說:

    「昨夜有一秀才,說從西洛來,特別來謁我師,不遇而返」。

    法本說:

    「你到山門外守看,再來時,就告訴我。」

    法聰說:

    「知道了。」

    竟夜輾轉縈思未得好睡的張生,今日一大早就又來到普救寺,在大門口見到法聰,用指責的口氣,說:

    「今天你給我辦周到點,否則我不會放過你。」

    法聰楞楞地說:

    「先生又來了,只是小僧不太聽懂您剛才講的話。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你給我安排客舍僧房,要與我最討厭的人房門相對。」

    法聰微搖著頭,說:

    「小僧還是不瞭解先生的話。誰是您最討厭的人?現在師父回來了,正在等著先生,我去給你通報。」

    由法聰引見法本,兩人在方丈室分邊坐下,法本說:

    「昨夜老僧外出,有失迎迓,還望先生恕罪。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小生久聞方丈清譽,想來下聽道,不期昨日相左,今得一見,真是三生有幸。」

    法本說:

    「請問先生、世家何郡,上姓大名,緣何到此?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小生西洛人氏,姓張名珙,字君瑞,上京應試,經過此地。」

    「大師一一問行藏,小生仔細訴衷腸。自來西洛是吾鄉,宦遊在四方,寄居在咸陽。先人禮部尚書多名望,五旬上因病身亡。平身正直無偏向,至今留四海一空囊。」

    張生拿出白金一兩,說:

    「小生路途之中無可申意,今具白金一兩,聊表心意。

伏望笑納。」

    「我是特來參訪,你竟無須推讓。這錢也難買柴薪,不彀齋糧,略備茶湯。」

    法本問:

    「先生客中來此,一定是有所見教。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小生不揣冒昧,有所懇求,現居客邸人多雜亂,無法專心研讀經書,欲暫借一室,晨昏聽講,房金按月算任憑多少。」

    法本說:

    「敝寺頗有空房,可任憑擇居,否則呀,也可與老僧同榻。」

    張生微搖著頭,念:

    「不要香積廚,不要枯木堂,不要南軒,不要東牆。只近西廂,靠主廊,過耳房,方纔停當。快休題長老方丈。」

    這時,紅娘正好來到方丈室,準備請示法本幾時給老相公做法事,不想在旁看到一位年青秀士。

    見到了法本,用手歛衽,紅娘說:

   「長老萬福,我家老夫人差侍妾來請問,幾時給老相公做法會?」

    張生在旁輕念:

    「好個佳人呀!」

    「大人家舉止端詳,全不見半點輕狂。大師行深深拜了,啟朱唇語言得當。」

    「可喜龐兒淺淡粧。穿一套縞素衣裳。老不尋常,偷晴望眼挫裡抹張郎。」

    聽到那秀士開腔,紅娘用伶俐的眼角斜視張生。

    「我共妳多情小姐同鴛帳,我不教妳疊被舖床,將小姐央、夫人央 ,她不許令放,我自寫與妳從良。」

    法本說:

    「先生少坐,等老僧與小娘子到佛殿上,一看便回。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小生與長老一同前去如何?」

    法本說:

    「請便。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請小娘子先行,我就跟在後面。」

    邊走邊唸:

    「崔家女艷粧,莫不演撒上老潔郎?既不是趁放毫光,為甚打扮著特來晃?」

    「曲廊洞房,你好事從天降。」

    法本有點兒發怒地說:

    「閣下好模好樣地,在說些什麼?!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你不能怪我這麼說。」

    「好模好樣太莽戇,煩惱耶唐三藏。偌大個宅堂,豈沒個兒郎,要梅香來說勾當?你在我行口強,你硬著頭皮上。」…繼續閱讀

 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驚豔 |新西廂記 卷一 第一章 第一節 (下)

承上文

張生說:

    「小生從西洛至此,聽說貴寺環境清幽,一則來瞻仰佛像,二則來拜謁長老。」

    法聰說:

    「俺師父不在,小僧叫法聰。請先生到方丈室拜茶。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   「既然長老不在,賜茶就免了,敢請和尚相引,到寺中瞻仰一番。」

    法聰說:

    「就請跟隨我來。」

  於是往寺院走了一遭,張生點頭說:

  「真是蓋得莊嚴有致。」

    「隨喜了上方佛殿,又來到下方僧院。廚房近西。法堂北,鐘樓前面,遊洞房,登寶塔,將迴廊繞遍。我數畢羅漢,參過菩薩,拜罷聖賢。」

    最后,來到一座庭院的門前,張生說:

    「唉,這是一座好大的庭院,是什麼寶地,讓我進去瞧瞧?」

    法聰立刻把他拖住,有點兒緊張地說:

    「先生請止步,那裡是崔相國家眷的住宅,是去不得地。」

    就在此時,張生驚見崔鶯鶯偕紅娘並立院庭之前,剎那間,目定魂攝,口訥難言,正是:

    「驀然見五百年風流業冤,顛不刺的見了萬千,這般可喜娘罕曾見,我眼花撩亂口難言,魂靈兒飛去半天。」

    原來,崔鶯鶯在閣院久呆無聊,奉母命到院外走走散散心,不想驚見張生,於是雙文急刻轉身進院回房。

    「儘人調戲,嚲著香肩,只將花笑帖。是兜率宮?是離恨天?我誰想這裡遇神仙。」

    崔鶯鶯驚如脫兔般回房見到母親,崔夫人說:

    「紅娘,妳去傳我話,去寺裡問他長老,什麼時候給崔相國安排道場,問清楚了,再回來告訴我。」

    紅娘說:

    「知道了。」

    這時,在院門外驚鴻一瞥的張生,楞住半响。

    「未語人前先靦腆,櫻桃紅破,玉粳白露。半。恰方言。似嚦嚦鶯聲花外囀。」

    「行一步,可人憐,解舞腰肢嬌又軟。千般嬝娜,萬般旎,似垂柳在晚風前。」

    美人已杳,神魂難定。

    「你看襯殘紅芳徑軟,步香塵底印兒淺。休題眼角留情處,只這腳蹤兒將心事傳。慢俄延投至到門前面,只有那一步遠。分明打箇照面風魔了張解元。」

    從院牆間隙向院內望去,只見得庭軒花柳,日影春光,不見玉人。

    「神仙歸洞天,空餘楊柳煙,只聞鳥雀喧。門掩了梨花深院,粉牆兒高似青天。恨天不與人方便,難消遣,怎留連,有幾個意馬心猿。」

    「蘭麝香仍在,望將穿,涎空嚥,我明日透骨隨相思病纏,怎當她臨去秋波那一轉,我便鐵石人也意惹情牽。近庭軒花柳依然,日午當天塔影圓。春光在眼前,奈玉人不見。將一座梵王宮,化作武陵源。」

    無奈的張生,只好偕琴童返回狀元坊相思去了。… 繼續閱讀

 

前一章 | 下一章

回目錄

驚艷|新西廂記 卷一 第一章 第一節 (上)

卷  一

第 一 章

「老夫人開春院,崔鶯鶯燒夜香,

   小紅娘傳好事,張君瑞鬧道場。」

 

第一節  驚艷

    前相國崔珏的夫人引著女兒崔鶯鶯、Y嬛紅娘,義子歡郎來到河北、河中府,自語:

    「老身姓鄭,夫主姓崔,官拜當朝相國,不幸早逝,祗生這一個女兒,小字鶯鶯,年方十九歲,針線刺繡,詩詞書算,無所不精,相公在日,曾許下老身的姪兒,乃鄭尚書長子鄭恆為妻,但因喪服期未滿,尚未成親,後面那小妮子,喚做紅娘,是自幼服侍女兒的。旁邊的小男生,喚做歡郎,是先夫討來壓子息的。」

    續說:

    「相公棄世,老身偕女兒扶柩前往河北博陵安葬。」

    話說,這一行人來到河中府,因路途有阻,乃將靈柩暫時寄存在普救寺內。

    這寺乃是唐天冊金輪武則天敕賜建造的功德院。

    長老喚法本,是崔相公生前剃度時的和尚。一行人來到寺西邊的一座另造宅子,就暫時地安頓下來。

    崔夫人一邊寫書到京師,請準女婿鄭恆前來扶靈回博陵去,另一邊想當年相公在日寺內佳肴美味,從人數百,今日冷冷清清地不過三四口,不禁地感歎唏噓。

    唱說:「夫主京師祿命終,子女孤孀路途窮,旅襯在梵王宮,盼不到博陵舊冢,血淚灑杜鵑紅。」

    嘆說:

    「今天是暮春天氣,好生困人,紅娘,妳看,那前邊庭院沒人,就同小姐一起去散散心,儘快回來。

    紅娘說:

    「夫人,曉得了。」

    接著,崔鶯鶯唱:

    「可正是人值錢春蒲郡東,門掩重關蕭寺中,花落水流紅,閑愁萬種,無語怨東風。」

    唱完,夫人引歡郎回廂,鶯鶯,紅娘,相偕來到前邊庭院。

    這時,另一邊,小生張君瑞在前,後隨琴童來到河中府,自言:

    「小生姓張名珙,字君瑞,河南省洛陽市人,先父官拜禮部尚書,只是,小生功名未遂,遊於四方,如今是唐德宗貞元十七年十一月上旬,准備前往京城應試,現路經河中府,此處有一故人,姓杜名確,字君實,是我的同鄉同學,曾為八拜之交,他後來棄文就武,考取武舉狀元,官拜征西大將軍,統領十萬大軍,現今鎮守山西省蒲關,小生就此趁便探望哥哥一番,然后再去京師不遲。」

    正是,「萬金寶劍藏秋水,滿馬春愁壓繡鞍。」

    自話間,來到城中,看到路邊有一座店兒,琴童在店門前問:「店小二哥在麼?」

    那裡邊走出來店小二,說:

    「咱家是狀元坊店小二哥,官人是要住宿嗎,這裡有乾淨的房間。」

    張生說:

    「我們就住在頭等房,小二哥,告訴我,這裡有什麼休閒散心之處?」

    小二哥說:

    「我們這裡有座普救市,是天冊金輪武則天娘娘敕建的功德院,莊嚴肅穆,南北往來的過客,無不前往瞻仰,是本地最值得一遊的地方。」

    「九曲風濤何處險?正是此地偏。帶齊梁,分秦晉,隘幽燕。雪浪拍長空,天際秋雲捲。東西貫九州,南北串百川。歸舟緊不緊如何見,似弩箭離絃。」

    「疑是銀河落九天,高源雲外懸,入東洋不離此逕穿。滋洛陽千種花,潤梁園萬頃田。我便要浮槎到日月邊。」

    張生聞言,說:

    「琴童,你就去安頓一下行李,把馬兒餵好,我就到那普救寺去走一遭。」

  琴童答說:

    「知道了。」

    於是二人離開了客棧,來到普救寺。

    這普救寺的小僧喚法聰,是住持法本長老的徒弟,這天法本正好赴他處法會吃齋飯去了,此時正好在山門之下站著,看有什麼人來,以便照應。

    「曲徑通幽處,禪房花木深。」

    來到普救寺,在寺門外見到法聰,法聰說:

    「先生從何處來?」… 繼續閱讀

 

 下一章

回目錄

新西廂記 前言

新 西 廂 記

前  言

「張君瑞巧做東床婿,法本師住持南禪地,

老夫人開宴北堂春,崔鶯鶯待月西廂記。」

 

「有美一人兮,見之不忘。一日不見兮,思之如狂。鳳飛翱翔兮,四海求凰。無奈佳人兮,不在東牆。張琴代語兮,欲訴衷。何時見許兮,慰我徬徨。願言配德兮,攜手相將。不得于飛兮,使我淪亡。」

 

「待月西廂下,迎風戶半開,拂牆花影動,疑是玉人來。」

 

回目錄

鶯鶯傳(會真集)

前言

進入小說:卷一  第一章之四節

 

元稹的詩

「元稹的詩」

一、行宮

    「寥落古行宮,宮花寂寞行,

      白頭宮女在,閒坐說玄宗。」

二、遣悲懷(其一)

    「謝公最小偏憐女,自嫁黔婁百事乖。

      顧我無衣搜盡篋,泥他沽酒拔金釵。

      野蔬充膳甘長藿,落葉添新仰古槐。

      今日俸錢過十萬,與君營奠復營齋。」

三、遣悲懷(其二)

    「昔日戲言身後意,今朝都到眼前來。

      衣裳已施行看盡,針線猶存未忍開。

      尚想舊情憐婢僕,也曾因夢送錢財。

      誠知此恨人人有,貧賤夫妻百事哀。」

四、遣悲懷(其三)

    「閒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都是幾多時。

      鄧攸無子尋知命,潘兵悼亡猶費詞。

      同穴窗冥何所望,他生緣會更難期。

      惟將終夜長開眼,報答平生未展眉。」

      (前三首為懷念昔日寒窗苦讀時之前亡妻子)。

 

回目錄

鶯鶯傳(會真集)

前言

進入小說:卷一  第一章之四節

新西廂記 序 | 高源小說

白話傳奇小說

新西廂記

    西廂記,因古作家、騷人、墨客參與者眾,所以又叫第六才子書,是中國古文學作品中最受歡迎,最暢銷的一本,並為戲曲之冠。

    「鶯鶯傳」是西廂記已知的最原始版本,作者為唐代詩人元稹,後世之作家源於對「鶯鶯」在原故事中遭遇的悲憫,廣泛迴嚮並參與。

    於是,改編者前仆後繼;如宋朝秦觀,毛滂的「調笑轉踏」鶯鶯,趙德麟的「商調,蝶戀花」,鼓子詞「鶯鶯傳」等等,漸由「案頭文學」發展為「演唱文學」。

  到了金代,董解元撰「西廂記,諸宮調」,把元稹原文三千餘字的「鶯鶯傳」大幅擴充到五萬言,同時,在質的方面也為之鉅創,男主角「張生」由「始亂終棄」的無情子,蛻變成「矢志不渝」的愛情聖手。

    董西廂給「西廂記」奠下了範本。

    現傳於世的西廂記著者是元代大戲曲家王實甫,名信德,字實甫,現之北京人,他活動的年代是約在元成宗在位年間(西元1295年至1307)

    西廂記問世之后,因大受歡迎,譽滿四海,注家蜂湧而至,引起巨大風潮,最有名的注疏(評注)為清,金聖嘆。

    金聖嘆將;莊子、離騷、史記、杜詩、水滸傳、西廂記,六部書,稱為「六才子書」。

    本書是以王實甫的西廂記為基本,將「戲曲」型態,改編為「白話文小說」型態,俾使現代人,人人能懂,能讀之傳奇。

  事實上,西廂記是較紅樓夢更受歡迎,讀者(欣賞者)更眾的古中國文學作品。

    是謂序。

點擊進入:聯絡我

高源小說集 | 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-1號 | Tel:+886-2-2396-9953

Blog at WordPress.com.

Up ↑